<sub id="yqoka"></sub><optgroup id="yqoka"></optgroup>
        <acronym id="yqoka"></acronym>
        <optgroup id="yqoka"></optgroup>
      1. <optgroup id="yqoka"><strong id="yqoka"></strong></optgroup>

          設為首頁    加入收藏
          站內搜索:
            新聞快遞    
            養老政策 +MORE  
            會員風采 +MORE  
            聯系我們 +MORE  

          地址:濟南歷下區南新街66號山東民政大廈西院五樓
          電話/傳真:0531-86912671、18653185989、18660102099     
          電子郵箱:sdlncy@163.com

          使用微信掃一掃 關注我們訂閱號

          行業新聞    
          探索我國社會組織“走出去”的有效路徑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8-28

          社會組織是我國參與全球治理的重要主體,是落實國家發展戰略的重要渠道,鼓勵社會組織“走出去”,幫助我國更好地參與全球治理,從而提高中國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。隨著綜合國力不斷提升,我國在國際事務中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,為全球治理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。在這一背景下,我國社會組織肩負著“貢獻中國方案、提高援助效率、推動公共外交”的艱巨任務,但卻面臨著“數量較少、資金短缺、影響力較弱”的現實困境。如何破解社會組織國際化發展困境,確保社會組織最大限度地發揮作用,“完善法律法規、加強政策扶持、力求多方協同”將成為我國社會組織“走出去”的有效路徑。

          社會組織承擔的責任與使命

          貢獻中國方案。黨的十九大報告詮釋了全球治理的中國方案,明確提出“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”的重要外交思想。社會組織正在成為參與和推動全球治理體系的新生力量,向國際社會貢獻全球治理的新理念、新機制、新戰略,讓世界傾聽中國方案?!耙粠б宦贰笔侵袊鴶y手沿線各國推進經濟發展的重要倡議,借助社會組織的力量,向沿線各國宣傳好當代中國的立場和觀點,與沿線各國的社會組織達成合作意向,為政府部門間開展合作奠定基礎。

          提高援助效率。一直以來,中國始終致力于全世界的共同發展繁榮。隨著我國社會組織不斷發展壯大,與國際社會組織建立密切的交流和合作,不僅能夠提高援助效率,而且還可以降低風險、確保安全。同時,社會組織在“走出去”的過程中,能夠盡顯人文關懷,不僅可以在經濟層面開展合作,更能夠在文化層面形成共鳴,架起國家之間友誼的橋梁,實現援助效果最大化。

          推動公共外交。近年來,隨著我國綜合國力不斷提升,國際影響力不斷擴大,世界對中國充滿期待,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要求中國能夠多方面參與全球治理。而社會組織在國際交流過程中更為柔和,更容易被他國接受,有助于發揮其“促進共識、疏通民意、達成深度合作”的重要作用。同時,我國社會組織在“走出去”過程中,有助于傳遞中國聲音,提升中國的國際形象。

          社會組織面臨的現實困境

          隨著“一帶一路”倡議推進,黨中央、國務院提出“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”,形成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,為我國社會組織“走出去”提供良好機遇。2015年3月,國家發展改革委、外交部、商務部聯合發布了《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》,提出“民心相通是‘一帶一路’建設的社會根基”,以及要“加強沿線國家民間組織的交流合作”。但當前我國社會組織在“走出去”的過程中,面臨諸多現實困境。

          數量較少?!吨袊鐣M織報告(2019)》藍皮書指出,2018年社會組織增速下滑,并出現發展階段的變化。根據民政部發布的社會組織數量信息,截至2018年底,全國共有社會組織81.6萬個,與2017年的76.2萬個相比,總量增長了5.4萬個,增速為7.1%,增速下降了約1.3%。雖然我國社會組織總量較充足,但其中積極開展國際交流與合作的社會組織數量較少,參與全球治理的活躍度不高。

          資金短缺。社會組織需要有足夠的資金扶持才能維持運轉,吸引高素質人才。在多數西方國家,社會組織資金來源渠道多樣,比如會費、政府資助、經營性收入、個人捐贈等。相比之下,我國社會組織資金來源相對單一,政府資助較多,但由于各地政府對社會組織扶持力度有限,導致一些社會組織運營和發展遭遇阻礙。

          影響力較弱。我國社會組織在“走出去”過程中承擔著“民心相通”的使命,但由于我國社會組織起步較晚,影響力較弱,在對外溝通中缺乏話語權,不利于進一步開展政治經濟合作。據聯合國經社理事會(ECOSOC)數據顯示,截至2014年9月,中國在聯合國經社理事會享有咨商地位的NGO(非政府組織)共50個(含港、澳、臺),占全部咨商地位的1.1%。同時,我國社會組織加入國際組織的數量較少,且多數為體育類社會組織,中國任職人員職位層級也相對較低,這些因素導致我國社會組織影響力較弱,難以發揮重要作用。

          社會組織參與全球治理的有效路徑

          完善法律法規。一直以來,我國社會組織在數量上雖處于增長態勢,但涉及國際交流與合作的社會組織占比較低,我國社會組織“走出去”普遍面臨著相關政策的缺失,尤其是在設立海外機構、從事海外項目等方面存在法律“空白點”,沒有形成制度化和體系化。因此,一方面應完善《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》《基金會管理辦法》等法律法規,在物資出關、外匯管制、項目設立等方面作出明確規定,降低社會組織在境外開展工作的難度,鼓勵與支持社會組織開展國際事務,以立法保障社會組織的合法權益。另一方面應盡快研究制定中國社會組織境外活動相關法律法規,在原則、體制、范圍、政策、監管等方面作出明確規定。這樣既有助于激勵社會組織“走出去”,又能夠對社會組織的海外運營行為進行約束,確保社會組織開展國際交流與合作符合法律規范。

          加強政策扶持。一方面,設立專項基金。鑒于我國參與國際交流與合作的社會組織數量較少,相關部門可設立專項基金,對表現優秀的社會組織給予資金獎勵,允許社會組織通過資金運作積累資本,更好地開展國際交流與合作。另一方面,鼓勵社會組織與企業建立戰略合作伙伴關系。社會組織在國際交流與合作中具有一定話語權,能夠幫助企業開展跨國經營。企業為社會組織提供資金扶持,社會組織指導企業開展跨國經營,從而形成雙贏局面。

          力求多方協同。一是設立社會組織國際事務協會。通過設立協會加強彼此之間協作,形成合力,提高我國社會組織在國際社會中的話語權。定期召集社會組織骨干力量開展工作研討,彼此之間相互學習借鑒,助力我國社會組織發展壯大。二是搭建社會組織交流平臺。有些社會組織代表國家、政府開展國際事務,需要與政府部門建立良好的溝通和互動。通過搭建社會組織與政府部門的交流平臺,成立社會組織官方管理機構,幫助社會組織處理國際事務中的糾紛,構建社會組織“走出去”的強力支撐體系。


          (作者為西南石油大學石油與天然氣工程學院副教授)

          山東省老年產業協會  電話:0531-86912671、18653185989、18660102099
          Powered by CTRL 魯ICP備******號

          在線客服

          在线观看未18禁免费视频_国产美女午夜福利视频_在线播放小说类作爱图片_区美精品视频在线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yqoka"></sub><optgroup id="yqoka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yqoka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yqoka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1. <optgroup id="yqoka"><strong id="yqoka"></strong></optgroup>